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师讲堂 > 我想把双人滑做成和冰舞差不多的感受

我想把双人滑做成和冰舞差不多的感受

更新时间:2017-04-27 15:30
浏览次数:
  距离平昌冬奥会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隋文静和韩聪已开始新节目的编排。他们透露,新节目就是冲着冬奥会冠军的目标编排的,难度很大,但将是两人这些年最好看的两套节目。这对配对10年的搭档对花样滑冰寄予的期望不仅是在奥运会和世锦赛上争金夺银,他们还希望给双人滑这个项目带来一些改变。
 
  “我们想把双人滑做出更高的艺术境界,”韩聪26日坦言,“我想把双人滑做成和冰舞差不多的感受,以前我看不懂冰舞,看了想睡觉,现在我看冰舞比看男单、女单都要刺激,我觉得他们告诉我的是一个故事。”
 
  隋文静和韩聪在2010年世青赛上崭露头角,被视为中国双人滑“三驾马车”后的第四对世界级双人滑选手,但两人的职业生涯并不顺利,隋文静一直饱受伤病困扰,两人也因而无缘参加2014年索契冬奥会。
 
  从2015年开始,他们连续两届摘得世锦赛银牌,但积压的伤病让隋文静不得不停下来,接受双脚脚踝修复手术。
 
  “当时心里的煎熬比身体的煎熬苦一万倍,”隋文静说,“最痛苦的就是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自己签下的同意书,那一刻我心里说,‘这咋整啊,这就要开始了?’手术中我能听到电钻在磨的声音,我就一直想,凿啥呢?我还能不能滑冰了?”“手术后我一直发烧,在床上一动不动躺了两三天,当时我觉得人生都要崩溃了。”她说。
 
  活泼开朗的隋文静讲起自己这段经历数次停顿,但很快又开起了自己的玩笑:“后来恢复期韩聪哥来医院看我,说要举我一下,我的胳膊和他的一样粗,他举我的时候一直在抖,还说,‘你咋这么沉呢’。”
 
  经过7个月的恢复,隋文静终于走上了赛场,她和韩聪在今年2月的四大洲锦标赛上演了完美的回归之舞。自由滑《忧愁河上的金桥》是加拿大的编舞师劳瑞为他们量身打造,讲述俩人在那段绝望的日子里如何相依相伴盼到希望,盼到光明:“当你感到疲惫与卑微,当眼泪在你眼中,我将擦干它们,我就在你身旁。”
 
  “现在我觉得能站在冰面上就很幸福了,”她说,“比起以前,现在的我更加享受比赛,也更加能沉浸在比赛中。而且还有那么多正能量的人帮助了我,我以后也要变成小太阳,把身边人照亮。”
 
  “我感觉自己真正成熟起来是三年前索契冬奥会之后,之前一段时间我过得很浑噩,2013年花样滑冰日本站我的单跳和抛跳都没做好,打击很大,之后去加拿大编排动作,觉得真是到了人生谷底,训练时的动作都没把握做好,我都不好意思看教练和队友。”韩聪说。
 
  韩聪回忆,他后来想明白一句话,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按照这个一步步去做,没想到一年后变化很大。有了这种从跌倒中爬起来的经验,让韩聪变得更加坚强。在搭档因伤离开的那几个月,他一个人坚持训练,虽然很失落,很寂寞,但努力每天充实自己,等着隋文静的回归。
 
  “我当时特别羡慕其他双人滑选手一对一对的,有时要向队友借舞伴来练习,”韩聪说,“但我一直相信她能回来,相信她没问题。”
 
  韩聪表示,自己现在目标明确,在比赛前再也不会害怕了,“有任务,有压力,都没问题,第一名一定要拿。不过世锦赛前教练也批评了我,要拿第一,但不能太急切,心态上容易出问题,”“葱哥”认真地说。
 
  
相关推荐